拾衣

飞进家里的蝙蝠

2019-01-22 /  标签 : 练习水彩 1  

良心被毛绒玩具狗吃了

  “……后来他死了。”

  柯泽说这句话的时候顿了顿,像是放松了。

  又接着说:“是在狱中疯了自杀的,也算是罪有应得了。”

  柯泽的嘴微微往上抿着,看起来是想扯出一个笑容。

  那个折磨了他大半辈子的人死了,他觉得自己应该笑一笑以示庆祝。

  但他笑的极不自然,看起来很痛苦。

  “阿泽……”

  坐在旁边的安雯看出了他的不自然,有些心疼。

  “没事……”

  “那些都过去了,不是么。”

  柯泽摸摸身旁女孩的头,温柔地说。

  安雯从没想到柯泽会有这样一段沉重的过去。

  在今晚之前,柯泽在她心里一直都是个光一样的人。光一样的出现,光一样的存在。

  “嗯。...

2019-01-20 /  标签 : 原创 1  

年少时遇到的人和事真的能影响一个人很久。

比如说我今晚又屁颠屁颠跑去看了半天刘柳。

命运这种东西如果有的话就真是不得不爱了。

原以为看腻了的再相遇还是暗自惊艳,原以为能逃的兜兜转转还是回了原地。

我这一颗心啊,不知何时早就不归我管了。

一步是你,两步是你,百步回头还是你。

每每这时候都要按惯例感慨一波时间飞逝,岁月蹉跎,我们就略过这一步吧。

那么,人类的本质是真香。

大唐我又回来了!

待我补补知识接着嗑。

“因为害怕,所以提前给自己带了枷锁。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就发了疯,去残害那些无辜的人。”

“过去这一段,就锁了吧。”

“梦醒的时候,很痛苦。”

北方有佳人

发布了长文章:北方有佳人

点击查看

19年想做三件事情,写作、画画、看书。

背后

       到这时候我才明白。

  谁先谁后,是不是在一起的,都不重要。

  重要的是,碰巧赶上了,

       在命运的魔爪向我们伸来之前

  我又与你重逢,尽管有点晚

  但是那不重要,真的

  当我亲眼看见,

  我们是如何被那股不可逆的力量

  捣碎到血肉模糊的时候

  我才明白,出场顺序和是否相守什么的都不重要了

  重要的是“幸亏”没迟到

  没迟到我们俩的葬礼。...


今天和舍友们一起起床-化妆-唱歌-买菜-做饭-喝酒-睡觉。
我们过年啦~

“因为时间久了就会变淡,场景、声音、心情……还有一些别的什么。他觉得自己不应该忘记那些,于是一遍遍提逼迫自己去回忆去温习,想把当时刻在脑子里刻在心里,即便那些他并不喜欢。但他觉得,他的喜好什么的,并不重要。”

没戴帽子的

上一页 1/10